贵州实业有限公司

煤电矛盾再次在国家储煤基地层面上演。 9月17日,记者从电力系统获悉,国家发改委将启动全国储煤基地建设规划,中国神华集团等大型煤炭集团也在筹建储煤基地,但电 它是一些地方政府和大型煤炭公司的支柱。 主力持不同意见,已向有关部门建议,国家储煤基地不应以大型煤炭集团和产煤大省为主,也不应建在产煤大省,以免 煤炭过度集中,资源垄断进一步加剧。 大型煤炭企业主导的储煤基地 中国神华的储煤试点有望成为全国储煤基地的先行试点。 近日,中国神华公布业绩时透露,国家发改委正式委托中国神华启动煤炭储备试点,建设十个煤炭储备基地。 据中国神华披露的信息,神华已派出多个工作组在全国各地开展选址调研工作。 选址完成后报国家发改委审批。 中国神华的储备基地经政府有关部门批准后,可作为国家煤炭储备基地。 今年6月,由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工经部完成的全国煤炭储备体系规划正式上报国务院。 目前,继石油和有色金属储备体系之后,中国将正式建立煤炭战略储备。 据了解,除了保障国内煤炭市场稳定供应外,国家还建立了煤炭储备制度,防止煤炭价格大幅波动。 我国煤炭储备基地正在启动,部分地方政府和大型煤炭企业将成为主力军。 中国神华表示,十大煤炭储备基地将作为国家煤炭储备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定位为国家支持的商业储备基地:神华出资建设,国家发放支持 优惠政策予以支持。 除神华外,另一家大型煤炭企业开滦集团也在考虑在曹妃甸建设数千万吨煤炭储备。 地方政府牵头 国家煤炭储备基地意义重大,各地纷纷搬迁。 事实上,山东省在煤炭储量方面已经领先一步。 由于存在资源枯竭的风险,山东省煤炭企业除继续挖掘省内潜力外,目前在新疆、内蒙古、陕西、山西、贵州、云南等省拥有420亿吨煤炭资源, 建设规模9500万吨。 全省有力的能源支撑。 山东省在掌握煤炭资源的同时,着力构建煤炭储配体系。 目前,由龙口港集团和龙口矿业集团共同投资建设的龙口5000万吨煤炭储量及配送基地已经开工建设。 项目计划最终达到年产5000万吨; 除龙口煤炭储配基地外,山东省还计划建设齐河、莱芜、诸城三个基地,示范计划已完成; 当,也建设日照、菏泽两个基地,充分发挥煤炭资源补充和能源安全保障作用。 据记者了解,目前,为争取四川煤炭储备基地,四川省已向国家发改委和神华集团提出申请,希望在西南地区建设应急煤炭储备基地。 ,成都平原将是第一考虑。 同时,辽宁省还拟借鉴山东储煤基地模式,在辽宁省内选择煤炭主要消费地沉阳和锦州港、营口港两个煤炭下水港三个选址。 目前,辽宁煤炭储备基地一期工程年煤炭配送量1000万吨,煤炭年加工能力500万吨,煤炭应急保障能力50万-80万吨。 据悉,辽宁后备基地建设将采取统筹规划、分阶段建设、分步实施、逐步完善的方式。 一是在沈阳建设常规煤炭储备和配送基地; 二是在辽宁港选址作为煤炭通道或储备基地; 三是在国有重点煤矿建设储备基地,通过以上三种形式基地模式在辽宁建设煤炭储备。 煤炭存储集中化招致电力公司反对。 国家煤炭储备基地目前正在蓬勃发展。 但电力公司作为煤炭的主要用户,反对在国家储煤基地建设和产煤省储煤基地建设中只以大型煤炭公司为主力军。 基地不同意。 近期,五家主要电力公司向有关部门提出,国家储煤基地不应由大型煤炭集团和产煤大省主导,也不应建在产煤大省,以免进一步垄断资源。 一位电力系统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今年的煤电谈判已经破裂。 主要原因是煤炭资源过于集中在一些大型煤炭企业和产煤大省手中。 失去话语权,就连相关政府部门也多次未能协调。 上述人士认为,建设国家级煤炭储备基地也是电力企业迫切需要的。 根据神华的说法:国家的煤炭战略储备计划是国家有权在需要时调配中国神华的储存。 这对稳定煤炭供应具有重要意义。 “但是,如果目前政府规划的全国煤炭储存基地仅以大型煤炭集团或产煤省为主,或建在产煤大省,煤炭资源将不可避免地进一步向较少的煤炭企业和生产商集中。 煤炭省,从而增强了煤炭行业对煤炭资源的垄断,”该人士表示。 中国煤炭运销协会市场观察员李朝林认为,从以往的市场经验来看,2000万吨至3000万吨的煤炭供应量会影响国内煤炭市场的供需关系。 虽然全国每年的煤炭需求量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但在关键时刻,一定量的煤炭储备可以起到稳定市场的作用。 “但是,国家煤炭储备基地建设在用煤地区非常重要,可以大大缓解煤炭供需紧张时期的运输问题。” 李朝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