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实业有限公司

北京报道,上海证券大厦北塔26层最近有点忙。 这里是“科创板上市审核中心”。 2019年3月18日,科创板申请正式“开门”,接收发起人提交的申请文件。 3月22日,第九届科创板首批受理企业名单出炉。 截至3月28日,受理企业总数上升至19家。科创板肩负着我国资本市场基础制度“试验田改造”的重任,市场各方高度评价 有参与的动机。 然而,在“科技创新+注册制”的定位下,一些市场主体暴露了以往审查制度形成的思维惯性,亟待调整。 此外,部分获准企业是否“有资格”在科创板上市也引发了市场讨论。 对此,上交所回应称,录取仅相当于申请人的“准考证”,并不代表考试通过或取得好成绩。 前海开源基金首席经济学家杨德龙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市场非常关注相关企业的技术创新属性,也体现了大家对这些企业投资价值的关注。 交易所对受理公司的审核询问是一个注册制应该有问题中的意思,注册制不是说没有审核,只是审核的内容和审批制不同。审核询问也 严把质量关,让真正符合条件的企业上市,把一些不合格的企业投放市场,不合格和不合格的企业排除在外。” 预计全年接收企业400家。2019年3月26日,博鳌亚洲论坛在海南召开,科创板成为金融改革的关键词。 北京市市长表示,第一批企业肯定来自北京,这个比例可以反映北京的科技创新水平。当时,科创板首批受理名单刚刚出炉。 ,9家受理企业中没有北京企业,从报名情况来看,江浙地区是最大赢家,其中江苏省3家,浙江1家,浙江1家。 在上海,另外4家企业分别位于湖北、广东和山东。然而,尹勇演讲的第二天,就公布了第二批8家录取企业,而 其中唯一一家受到外界关注的北京公司。 公司为二十一世纪空间技术应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纪空间”)。 今年3月25日,世纪空间与空客在法国巴黎签署了新一代超高分辨率卫星战略合作协议。 正在法国进行国事访问的国家主席习近平和法国总统马克龙共同见证了协议的交换。 . 这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能受到如此高标准的待遇? 其官方资料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11年6月,是一家面向中国及全球客户的独立遥感卫星运行控制和地理空间信息大数据服务商。 《华夏时报》记者致电世纪空间董事会秘书办公室,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不便透露与空客的合作订单规模,“公司(其他)有特殊安排 ”,“我们现在不接受任何采访”,然后挂断了电话。 除了世纪空间,计算机和医疗制造这两个代表也很引人注目。 独立财经评论员郭士良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在所有被录取的公司中,印象最深的是国盾量子和微芯生物。 这两家公司是3月27日公布的第二批受理企业(共8家)。 其中,国盾量子从事量子通信产品的研发,微芯生物的业务范围是提供可负担且急需的原创分子实体药物。 3月28日,第三批(共2家)出炉。 截至目前,科创板受理企业总数已达19家,拟IPO融资规模近200亿元。 东北证券研究总监傅立春分析师3月28日预测,在科创板企业申请速度和上交所受理率不变的情况下,预计科创板将受理 上半年录取150家,全年录取400家。 科创板上市成功率预计为50%。 预计2019年将有100家公司上市,融资1000亿元。 自科创板含金量争议受理名单公布以来,上榜企业的“含金量”是否符合各市场主体的预期? 答案是否定的。 在郭士良看来,与科创板第一批录用企业名单相比,科创板第二批录用企业具有一定的影响力和知名度,但从具体榜单分析,市场已经 久等了一些知名公司和核心技术公司仍然下落不明。 著名经济学家宋庆辉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看完之后,几乎没有人印象深刻。对于一些科创板企业来说,科创板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赚钱的机会。” 但该院研究员葛守敬在研报中指出,首批受理企业属于行业龙头企业,在市场占有率、研发技术等方面优势明显。 第二批受理企业技术优势明显,众多受理企业是国内行业首家突破核心技术的企业。 “科创板的行业标准和上市标准都有明确的规定,受理企业是符合这些规定的,具有科技创新属性的企业,符合科创板的定位。但是 ,受理不是成功上市,受理的公司还是上市的,要走的环节很多,不能单纯根据受理公司名单来判断科创板最终上市公司的好坏 。” 如是金融学院副院长、如是资本董事总经理张傲平也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面对市场讨论,上交所3月27日肯定了其良性作用,表示“这些讨论有利于营造市场各方依法履职的市场环境,有利于我们做好一件事。” 在后续审计方面做得很好。” 另一方面,上交所在回复中也明确表示,上交所对科创板公司发行上市的审核主要包括受理审核和询问两个环节。 其中,在受理环节,仅核对企业申请文件的完整性和中介机构的资质。 除了“含金量”之争,部分市场主体在审查制度下形成的思维惯性也被暴露出来。 3月22日,上交所通报了类似问题:“部分申请文件,特别是招股说明书的内容,与证监会制定的格式指引要求存在一定差距。” “比如,招股说明书简单抄袭,抄袭其他板块,公司核心技术、行业地位、风险因素等结合科创板定位未充分披露;发行人满足定位的专项说明 科创板保荐机构关于符合发行人科创板的声明、定位要求的专项意见未充分讨论等。 上交所表示,此外,还存在审核制度认为亏损公司不应该在科创板上市的惯性,比如在首批受理的公司中,母公司是 从事芯片代工的台湾联电和建芯片,2018年集团整体亏损约26亿元,市场也有声音质疑不宜在科创板上市。 上述几种思维惯性需要调整,有市场人士认为,科创板注册制下的相关市场主体还有其他方面需要慢慢适应,比如重要性的变化。 张傲平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对于证券投资银行来说,审批制下,重保荐,轻承销。 但在注册制下,公司在承销过程中的定价权尤为重要。 大多数证券公司和投资银行都缺乏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培养起来需要一段时间。 同样,对于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机构,Pre-IPO投资、赚取一级和二级市场估值价差的投资方式,随着注册制登陆科创板也将消失,做多的逻辑 ——长期价值投资将是未来的重点。”“控制太多”和“太随意” 当市场大部分声音“折磨”接受科创板的公司时,也有观点认为,既然科技 创新板是实行注册制,而不是以前的审查制度,各类市场主体都要为在板上市的“参差不齐”的公司做好准备,在审查制度下,不能抱怨监管部门不公平。 “太多了”,注册制下抱怨监管机构“太随便”。这种观点有道理吗?宋庆辉同意“科技成功的关键在 创新板在于完全市场化”。 他告诉《华夏时报》记者:“科创板是中国资本市场改革的里程碑,也是2019年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资主线之一。我认为,自 科创板已经成立并试点注册制,监管部门将科创板成功的关键在于完全市场化。” 在张傲平看来,通过注册制成功登陆科创板的企业,都有严格的信息披露和退出制度与之相匹配。 ,市场不会出现长期“参差不齐”的现象。 厦门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韩干认为,监管部门没有“太随便”的说法。 某种程度上,科创板其实更严格一些。 目前在科创板试点的注册制,已将审核环节从证监会下放到交易所层面,改革完善了多项具体制度和规则。 “受理企业是否具备科创板上市条件,取决于交易所的询价环境。企业对本节审核事项的进一步信息披露,也取决于后续发行询价环节的预估总市值是否符合上市标准。 可以说,能否落地,归根结底取决于企业的含金量和市场认可度。 韩干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杨德龙还向《华夏时报》记者强调,注册制不代表不审核,只是审核的内容不同于审批制。 发行节奏也将根据市场情况进行控制,以免大量公司集中上市,从而从现有市场转移资金。 “很多人担心注册制会有大量企业集中上市,会对二级市场造成影响。其实科创板会有相应严格的标准和程序, 不是谁都想上板,科创板注重市场约束,各方各负其责,注册制虽然试点了,但不代表会有大 扩张的数量,这也是我一直强调的一点。”杨德龙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