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管新规引争议 银行理财优势或尽失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7日
       资管新规北京征求意见稿发布近一个月后, 相关讨论并未停止。 先是所谓的“10家银行联名上书”, 然后是银行业协会紧急辟谣。 新规对从业者的冲击可见一斑。 目前, 在净值管理、打破僵化的要求下, 最先坐以待毙的银行业受到的影响最大。 公募资金人士12月14日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该人士认为, 一旦银行理财产品的高收益、确定性优势被打破, 客户可能会被其他资产产品排挤。 , 尤其可能出现两极分化:偏好确定性的客户可能会选择货币基金产品。 而偏好高收益的客户可能会转向股票投资等。不过, 当《华夏时报》记者向多家银行询问情况时, 对方回应称,

银行暂时没有太多反应, 新规定最终将如何实施还有待观察。 银行理财追随公募基金 11月17日发布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 “金融机构应当对资产管理产品实行净值管理, 产生净值 应遵循公允价值原则, 及时反映标的资产的收益和风险。” 作为“净值管理”的第一个概念,

它已经成为银行理财最“有害”的规则之一。所谓“净值管理”在公募基金领域更为常见。简单地说, 与 引入净值管理, 银行理财产品不再有“预期收益率”的概念, 而且在持有期间, 产品的净值也波动较大, 这就需要投资者时刻了解银行的定期披露 , 为了掌握产品的投资业绩、风险状况等信息, 以及相应的申购或赎回操作, 投资者能否接受此类产品成为银行最担心的事情。
        由于实际接受度较低, 整体占比仍较小 根据本行发布的《中国银行业理财市场报告(2017年上半年)》 据理财登记托管中心介绍, 今年上半年, 高净值产品余额为2.13万亿元, 仅占全部理财产品余额的7.51%。 . 而在实践中, 大部分净值产品集中在大型国有银行或股份制银行, 中小银行很少参与。 不仅如此, 目前的封闭式理财产品也将受到影响:意见稿提出, “为降低期限错配风险, 金融机构应加强资管产品久期管理, 将 封闭式资管产品不低于90天, 从融360发布的监测数据来看, 11月发行的理财产品中, 3个月内(含3个月)的产品发行量为4930只, 占 占比最高, 达到36%。新规之后,

这样的短期理财产品一发不可收拾, 也是对理财师投资习惯的考验。 银行理财产品规模化基本是大概率事件, 而银行在网上的反馈也明确指出, “现阶段, 银行理财客户风险偏好低, 对净值产品的接受度低。 快速打破刚性赎回, 将导致大量客户赎回理财产品, 造成理财资产无产品承接的局面, 很可能引发流动性风险。 。”但如果一分为二, “净值管理”的规则显然对公募基金利大于弊。上述公募基金人士表示, 公募基金拥有丰富的净值管理经验, 而且 与征求意见稿相比基本没有影响, 但目前银行理财的两大突出优势——高收益和确定性将被打破, 投资者被分流, 这对基金业来说是一个机会。 基金业经过近20年的发展, 建立和完善了与国际接轨的基金托管、组合投资、净值核算、公开赎回、信息披露、公平交易、外部审计、流动性管理等方面。 销售、基金评估等一整套资产管理业务系统, 从透明化、规范化的角度, 走在行业前列 e 资产管理行业。
        “未来, 随着资管新规的实施, 公募基金的制度优势将进一步凸显, 发展前景将更加广阔。” 天鸿基金在回应中表示。 渠道业务末端提出净值管理, 监管出发点是打破刚性支付。 对渠道业务的限制反映了监管拒绝影子银行和监管套利的决定。 在新的监管规定中, 明确规定“金融机构不得为其他金融机构的资产管理产品提供规避投资范围、杠杆约束等监管要求的渠道服务”。 具体而言, 关于杠杆率, 新规提出开放式公募产品总资产不得超过产品净资产的140%, 封闭式公募产品和私募产品的限额为 200%; 对于集中度,

无论是公募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单一证券还是开放式公募资产管理产品投资单一上市公司发行的股票, 都有具体的限额要求。 应该说,

对非标投资和渠道业务的限制, 以及禁止资金池、禁止期限错配、禁止多级嵌套等, 在此前的监管中也屡有提及。 需要进一步细化。 可以预见, 围绕渠道业务的相关规定, 信托和证券公司资管的渠道业务规模将继续缩小。
        网上的反馈认为, 银行理财具有一定的影子银行特征, 非标理财投资被诟病为规避信贷规模和资金约束。 但是, 净值化管理将风险和收益完全转嫁给了投资者, 不存在“规避信贷规模和资金约束”的问题。 因此, 对部分非标信贷资产可以适当放宽要求。 但目前尚不确定反馈能接受到何种程度, 市场观望情绪浓厚。 从宏观上看, 11月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刚刚成立, 年初银监会“三三四十”巡视史无前例。
        如何实现超万亿元大资管行业规范发展显然是金融稳定的一个重要问题。 天弘基金固定收益机构投资部投资经理王昌军认为, 资管新规和此前对同业业务的规定不仅是行业规则的调整, 也是宏观金融框架的系统性调整。 他表示, 要提高货币政策的有效性, 首先要抑制和减少货币领域的不稳定性, 进而要抑制和调整同业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的发展。 由此看来, 债券市场的运行逻辑也将发生系统性变化, “可能会回归此前以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资产配置为债券市场主要变量的运行逻辑”。 考虑到表外资金回表过程中债券配置需求和债券配置偏好的变化, 以及表外资金配置偏好的变化, 王昌军预计, 利差将 明年加息, 利率或呈涨跌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