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伟江:李庄再次被控辩护人妨害作证罪一审辩护词(转载)

发布时间:2022年09月04日
       李庄再次被辩护人以妨害作证罪起诉。一审判决申明,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司维江先生、法官: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有关规定, 本律师依法保护李壮的合法权益法律。特此发表如下辩护意见。 【特别声明】:本次出庭抗辩并不代表律师承认贵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只是为了避免对李庄合法权益造成二次损害, 故将出庭辩护根据法律。辩护人认为:从侦查到起诉, 再到审判, 本案程序屡屡违法, 漏洞百出。俗话说, 一扭瓜不甜, 强案千疮百孔。程序正义就像交通规则。如果江北区检察院可以无视交通规则, 将李庄撞回监狱, 明天任何一个普通人都可以被撞进监狱, 即使是在座的所有人, 也没有人能幸免于难。我国文革到现在才30年, 银建就在不远处。有人对李庄说, 独裁机器很厉害, 无人能抗拒。
       专政机器依法启动, 当然强大。但是, 如果专政机器无视交通规则、法律程序、程序正义, 恐怕最后也会掉进沟里。始作俑者, 有没有未来?只有遵守法律规定的程序, 人民的权利才能得到保障, 家庭才能安定下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要保卫李庄, 不仅是为了李庄本人, 也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具体辩护意见如下: 第一部分:本案程序严重违法【案件时间节点】从本案程序方面关键时间点显示,

本案审理过程中存在多处严重违法行为: 根据案卷, 本案审理的具体时间表如下: 2010年1月16日, 江北区检察院接到举报徐立军。 2010年1月27日, 江北区检察院将举报材料移送江北区公安局。 2010年1月28日, 江北区公安局受理该刑事案件并立案。领导的指示是初步调查。 2010年2月9日, 李庄以辩护人妨碍证据罪(宫刚模案)二审被判处二审。 2010年2月9日, 龚​​刚模的堂兄龚云飞向江北区公安局报案, 李庄因涉嫌合同诈骗罪代理龚刚模案, 公安局批示初步调查。 2010年2月10日, 重庆市公安局指定江北区公安局管辖李庄涉嫌合同诈骗案。 2010年2月10日, 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局决定以涉嫌合同诈骗罪对李庄立案。 2010年2月10日, 重庆市第二看守所将李庄押往南川监狱, 同日, 江北区公安局通知李庄带走。李庄未能服刑。 2010年2月11日, 江北区公安局决定对李庄涉嫌妨碍证言罪(上海梦影案)立案侦查。 2011年3月28日, 江北区公安局指控李庄诈骗合同、妨碍作证。调查终止, 案件移送江北区检察院。 2011年4月2日, 江北区检察院以涉嫌妨碍辩护人作证为由, 将李壮诉至江北区人民法院。根据以上不容置疑的时间节点, 防守方是程序上, 提出以下意见:一是江北区公安局对本案无管辖权, 本案自立案之日起即属违法。 【序】从来没有过案件因为法院有管辖权, 可以推断公安局有权查, 因为法院永远在公安局后面, 中间还有检察院, 意思是先生孙子, 再生爷爷。自然规律也违反法定程序。任何法院都无权调查, 本案也不例外。因此, 不能仅仅因为法院有管辖权就推定公安机关有管辖权。 【检察规则】江北区检察院于2010年1月17日接到报案后, 应当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的规定, 将案件移送上海市徐汇区公安局。犯罪。我国刑事诉讼法明确规定了管辖权。第十八条规定, 刑事案件的侦查工作, 由公安机关进行, 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此案应由警方调查。 《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以下简称《检察刑事诉讼规则》)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举报中心应当及时对收到的举报线索进行审查, 并根据举报线索进行举报。根据不同情况和管辖规定, 应当在七日内采取下列措施: (一)不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的, 移送有关主管部门处理, 由人民检察院处理。报案, 通报原告、检举人、自首。……”【治安规定】《治安刑事案件条例》第十五条“刑事案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安机关管辖。犯罪发生的地方。适当的, 可以由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公安机关管辖。”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四条第三款的规定, “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应当受理检举、控告、检举。 .对不属于自己管辖的,

应当移送主管机关处理, ……”。【管辖】刑事诉讼法第二十四条明确规定, 刑事案件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管辖。犯罪发生地。适当的, 可以由居住地人民法院管辖。第八十三条规定, 公安机关或者人民检察院发现犯罪事实或者罪犯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一百二十四条不属于人民检察院管辖的, 应当移送有关主管部门本案犯罪地点在上海市徐汇区, 被告人居住在北京。吴。重庆市江北区检察院应将本案举报线索移送徐汇区公安局。综上所述, 以上是一环一环, 法律规定严格。无论从哪个环节来看, 本案都不应由重庆市江北区公安局立案侦查, 由江北区检察院起诉, 由江北区法院审理, 由江北区公安局审理。局对此案管辖没有法律依据, 检察院也没有起诉依据, 法院审理也没有。二是所谓合同欺诈重罪吸收了妨碍作证的轻罪, 没有联合侦查的法律依据。 【无重罪, 如何吸纳?】根据检方提供的材料, 李庄被判刑当天, 他派宫刚模的表弟向李庄举报庄涉嫌合同欺诈。次日, 重庆市公安局指定江北区公安局立案侦查。看来, 江北区公安局正在对李庄涉嫌以重罪吸收轻罪妨碍作证的行为行使管辖权。随后, 对于所谓的合同诈骗案, 江北区检察院不予起诉, 立案不成立。权利案件的管辖权。要想借力, 就必须有实力, 有联系, 不可能凭空来一个管辖案件。这么玩弄法律, 法律是滑倒的女人吗?所以是的, 按照逻辑, 全中国的任何人都可以被捏造在重庆犯下重罪, 然后从其他地方吸纳案件, 然后撤销重罪。包括美国总统在内的人都在管辖范围内。如果这样的荒谬逻辑成立, 刑事诉讼法的属地管辖还有必要吗?第三, 法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十四条行使一审法院管辖权,

但前提不成立。你院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十四条的规定, 主张对本案行使管辖权。最高法院)。 《最高人民法院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第十四条规定, 在宣判前发现正在服刑的罪犯有其他未经审判的犯罪的, 由原审人民法院审理。有管辖权;如果法院的管辖权更合适, 可以由执行地或者新发现的犯罪主要犯罪地人民法院管辖。 【发现犯罪时间】按照上述时间表, 在以“发现所谓不作为犯罪”二审判决宣判前, 没有在量刑期间发现的事实, 前提是你的法院引用的法律没有成立。细节决定成败。虽然我国现行法律对“发现犯罪”的定义没有相关的司法解释, 但无论采用哪种解释, 都不能证明你的法院对本案具有管辖权。 【宣判前的报到时间】如果发现所谓遗漏时间是案件受理报到的时间, 应当撤销对李庄2010年2月9日之前阻挠作证的判决。如果将“发现不作为罪”定义为发现举报等犯罪线索, 那么本案李庄涉嫌不作为犯罪的发现应当在二审判决之前, 那么,

根据最高人民1993年庭庭对江西高院批复(1993)3号规定, 当时二审法院本应发回重审, 将两案一并审理。由于所谓的不作为是同罪, 李庄[1]没有实行数罪并罚(详见最高人民法院批复)。江北区公安局和检察院没有理由不知道李庄案正处于二审阶段。因此, 江北区检察院隐瞒此案, 违反现行法律法规, 涉嫌渎职。就算构成犯罪, 李庄也只需要受审一次。检察院凭空将李庄变成了两审。不也是涉嫌违法吗? 【合同欺诈不属于不作为罪】如果将“发现不作为罪定义为宫刚模的合同欺诈案, 则该罪实际上不成立, 不能以合同欺诈为由”。诈骗罪的基础是对辩护人妨碍证言罪的管辖。这相当于张冠和李代, 能合得来吗?法律依据是什么? 【公安局没有立案证据】把发现遗漏的时间定为公安立案侦查的时间, 那是胡说八道。公安没有证据, 凭什么立案?审查案件可以发现, 江北区公安局立案侦查李庄涉嫌阻挠其辩护人作证罪时, 是李庄元阻挠作证案二审判决的次日。当时, 除了报告材料外, 没有其他证据。无证立案, 违反了公安部《办理刑事案件程序条例》第一百五十九条乃至第一百六十二条的规定。立案调查。首先, 必须查明“犯罪事实”。江北区公安局仅凭徐立军的举报, 就可以断定李庄有犯罪事实? 2010年11月, 李庄因涉嫌阻挠作证而被提审, 警方于2月11日立案, 这不是神仙吗?正如《国际歌》所说, 世界上没有神。如果江北区公安局这样做, 只能推定公安机关会不择手段进行非法管理。如果是这样, 如果以立案时间来确定犯罪的发现时间, 就变成了公安机关可以随时确定犯罪的发现时间。退一步说, 即使江北法院根据本条有管辖权, 也不代表江北公安局有权进行调查。不能因为因果而堕落。法院有审判权, 公安有立案和调查权。两者是不同的。如果李庄案可以由江北区公安局、检察院、法院处理, 那么, 徐立军涉嫌伪证罪, 谁有管辖权?如如果徐立军在上海的管辖范围内, 上海在管辖范围内吗?重庆市公安局交出犯罪线索了吗?四、其他程序严重违法【服刑地违法】 本案中, 李庄于2010年2月9日被判刑后, 次日被送至南川监狱。第二看守所, 根据我国的法律, 一年以上的有期徒刑应当送入监狱。本案中, 李庄实际上在重庆第二看守所服刑。案卷显示, 2010年8月之前, 公安机关没有任何侦查材料。事实上, 李庄被从本应服刑的监狱强行转移到看守所服刑, 剥夺了他在相对宽松的监狱服刑的权利。这是严重违法的。 【调查期限过长违法】本案调查期限为一年以上, 中途没有合法延期的法律文书。江北区公安局严重违反刑事诉讼法的时限规定。检察院作为法律监督机关, 对此没有监督权。法律监督的作用是什么? 【调查期间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李庄在一年多的调查过程中, 没有享受到律师提供法律帮助的权利。在这些文件中, 只有涉嫌合同欺诈的采访。本案中, 李庄在调查阶段没有聘请律师的合法权利。是否违法, 检察院是否进行了监督? 【此案不变相公开】 看来有100多人来围观这个案子, 但法官要求家属有派出所的证明才可以进入。这样的要求完全没有法律依据。请向法官出示法律依据。其他公民的入席申请也被拒绝了, 而在法庭上, 从开庭开始, 第一排只有两名法警。这样的审判完全违反了公开审判的规则。 【法院不接受视频违法证据】辩方提供的李庄与徐立军的视频是为了反驳控方提供的徐立军记录, 涉及所谓李庄教唆他作伪证。朱立燕死刑案。视频显示, 李庄要求他客观、实事求是。在同一份笔录中, 徐立军将在朱立言案中诬陷李庄作伪证。可想而知, 许立军在孟颖案中对李庄作伪证的指控是不可靠的。这样的证据反驳了控方的证据, 法院称其与本案无关, 明显违法。结论:一开始没有管辖权的案件, 只好提请重庆管辖。因此, 会有拼凑、有力的论据和千疮百孔。辩护人不谈任何目的和动机, 我们只是强调, 这样的调查、起诉、审判完全没有合法性。合议庭作出的任何判决, 都将是一个曲解的判决, 将被历史所讥讽。同时, 也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第二部分:李庄没有引诱、教唆证人改变证言。实质上, 李庄没有诱使证人改变证言, 公诉人的起诉证据严重不足。一:本案取证程序违法, 证人可信度极低 1.取证程序严重违法【调查主体违法】 由于重庆市公安局和江北公安都没有该局对本案有管辖权, 所有调查对象均触犯了法律。所做的调查记录和收集的证据都是非法和无效的。根据。 【调查何时结束】本案大部分证据是在2011年3月28日公安调查结束后取得的, 部分证据甚至是在法庭审理阶段收集的。此类证据不具有法律效力。辩护人惊讶公诉机关竟敢将其带到法庭上出示。如果有可能, 调查的结果是什么?结束了吗?公诉人居然说,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四十条第一款的规定, 真是让人吃惊。 【调查地点】本案证人的调查地点多在证人家、办案人员居住的旅馆、餐厅, 辩护人不解, 这么强大的调查机构为何对证人如此通融。是因为证人吗?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九十七条明确规定, 侦查人员可以到证人所在单位或者住所讯问证人, 必要时还可以通知证人向人民检察院或者公安机关提供证言。侦查机关在饭店或宾馆取证, 并说明是证人提出的要求。那么, 证人是否应该在蒸桑拿时做一份成绩单? 【调查员】调查员李军的身份, 暂时是江北分局, 暂时是重庆市公安局。公诉人虽然表示本案是特例, 但市局宏观层面的指导已经远远超出宏观层面, 已经介入微观层面, 属于违法行为。 2、证人的可信度极低。 【徐立军不是证人而是主犯作伪证】如果本案对李庄的指控成立, 徐立军出庭作证涉嫌当众作伪证, 违反刑法第三百零五条, 构成伪证罪, 属于主犯。没有因这项罪行被捕起诉李庄显然是恶意执法报复性执法。许某以不起诉换取的证言明显是胁迫证言、不实证言、无效证言。 【主要证人为直系亲属】本案被告人李庄涉嫌妨碍辩护人作证的证人主要是举报人徐立军及其家人(儿子苏文龙和母亲)。 . 【证人吸毒任性】本案主要证人、揭发人许立军吸毒多年, 先后4次入戒毒所。表演跳楼表演, 今天的书面证词根本不可信。 【证人许立军撒谎】辩方提供的视频证据显示, 许立军在本案笔录中关于李庄让他在朱立言案中作证的说法完全不实。法院虽然触犯了法律, 拒绝出示, 但依然无法掩盖。其次, 徐立军在金堂城投资的确实不是投资款, 而是一笔贷款或者类似性质的钱, 他在法庭上的证词也不是假的。本案的焦点在于, 起诉书指控李庄违反事实引诱证人许立军改变证词, 并将投资资金描述为贷款。证据显示, 徐立军所谓的100万投资金堂城, 确实不是投资款, 而是贷款。 1.首先请搞清楚这100万元是谁? 【公诉机关指控事实不清】公诉机关起诉书称, 徐立军投资的100万元是投资基金, 李庄要求其改证不服事实。辩护人认为这一事实值得怀疑。一是上海市徐汇区法院民事判决认定, 该款项的所有权属于王德伟。其次, 证人记录显示, 所谓的王德伟和许立军是夫妻, 没有结婚证、离婚证等结婚登记材料可以证实。婚姻不仅仅是基于两个人说他们是夫妻。这个法律常识不需要辩护人多说。在本案中, 公诉人的指控缺乏证据。 2、退一步说, 许立军(王德伟饰)在金堂城投资的100万元, 确实不是投资, 而是贷款什么的。 【许立军录音证据】在李庄受理孟颖案前, 金堂城法律顾问、上海市欧阳法律服务所两名法律工作者、许立军录音证据显示, 许立军承认这不是投资基金, 而是他和孟灵芝在一起。个人之间有口头协议, 无论是贷款还是其他。朱丽妍不同意她投资金堂城, 认为100万元太少。加盖财务印章的收据可能是财务负责人陈方英提供的。即使个人之间的匿名投资需要其他股东的同意, 也可以转为股权。未经其他股东同意, 该笔款项只能借用或以其他方式借用, 不得转为投资款。法律性质的确定不是由认罪决定的, 而是由法律概念和实际形式决定的。本案只能认定为债务性质, 不能认定为投资。徐立军2008年7月30日在上海市徐汇区法院的证词不假。 【王德伟取回17万元】李庄接受孟颖案的钱, 王德伟从所谓的100万元投资基金中取出17万元。明白投资资金是分担风险的, 不能撤回。唯一可以提取的就是贷款。因此, 李庄更有理由断定这笔钱是贷款。 【孟颖供述】孟颖当庭认定100万元是民间借贷。孟颖还相信公安记录中许丽君和她约定, 这笔钱将被称为民间借贷。 【金堂城否认是投资】根据被告方提供的徐汇法院民事档案, 金堂城大部分股东不同意这笔钱是投资。 【金堂城律师认为是贷款】金堂城民事诉讼中的任律师认为, 这100万元可以作为贷款办理, 因为不是投资款, 多数股东不同意许立军的投资。 【检方提供的周恩奇的证词】其中提到了许立军的钱, 朱立言认为是贷款。 【法院裁定驳回其股东请求】徐汇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认定, 王德伟(徐立军所谓丈夫)向金堂城投入的100万元资金不属于股权资本。判决驳回了王德伟要求确认股东姓名及出资占注册资本的比例, 并办理工商登记的请求。本案中, 公诉人其实以为是投资, 却无法回答辩护人的问题。投资回报率是多少?有哪些风险?它是什么类型的投资?辩方多次询问公诉方, 你在银行存了多少钱, 有投资风险吗?检察官尚未作出答复。 【借款协议为有力证据】在许立军出庭作证前15天, 许立军与孟颖家人签订了还款协议, 充分证明了许立军与孟玲之间的还款性质。起诉书中指责许立军违背事实的依据是什么?即使这个协议是在李庄的支持下达成的, 李庄也没有能力去强迫当事人。许丽君没有撤销协议, 而是按照协议向孟家要钱, 表示她尊重还款协议。 【100万元的真实性质】按照目前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 100万元, 在获得50%股东同意之前, 不仅不能理解许立军和孟颖之间的信任关系, 但也要明白, 这是之前要转换的贷款。诉讼关系。出庭作证时, 金堂城的股东仍然不同意, 也永远无法同意作为股东。所以, 这100万元只能是孟颖和徐立军的法律关系, 不是投资。后来, 双方签订了还款协议, 确定还款性质为贷款。第三, 李庄没有诱使证人改变证言。 【李庄主观判断】李庄要求徐汇法院提供证人出庭时, 手头有这些证据材料, 律师只能运用自己的法律知识掌握事实。因此, 李庄作为法人, 认为该借款为借款, 符合其认知的事实。 【指控证据不足】仅许立军、苏文龙等的证词不能证明李庄知道是投资款, 许立军改变了证词。首先, 李庄本人不承认自己勾引、教唆。他口口声声说需要许立军是事实。而且, 法院对这100万元的性质进行分析, 完全是依法进行的。其次, 许立军吸毒多年, 多次到戒毒所。每次公安问完, 都会问她。, 他的头脑是否清醒, 就像问一个醉汉是否醉了, 他肯定会说他没有醉。这样的问题不是开玩笑。要求调查人员去精神病院询问精神病患者, 他们也必须认为自己精神正常。徐立军今天出庭不言自明。他的精神是否正常, 能否担任证人, 应当出庭接受双方当事人的质询。正当辩护人在质证阶段回复公诉人时, 公诉人认为如果徐丽君精神状态不佳, 李庄为什么要让她作证。李庄让徐立军出庭, 让大家盘问他的精神状态。
       李庄做到了。今天的检察官敢吗?第三, 苏文龙的证词不可信。苏文龙是徐立军的儿子。几年前的一次晚宴上, 我还记得坐在哪里的细节, 这是违反常理的。而且, 苏文龙对李庄只说了几句话, “我只听了几句话, 现在我记得很清楚的是, 李庄安慰了我妈妈, 而黄说她投资的钱是借给孟颖的。 。 的”。其余的我记不太清了, 所以选择性记忆证人非常可信。第四, 许丽君母亲杨生梅的证词只是道听途说, 取证地点在她的卧室。这样的证据收集让辩护人大开眼界。一位70多岁的老太太, 经常说伪证, 还会说法语, 令人瞠目结舌。第五, 公安机关侦查完毕后收集的证据完全违反了刑事诉讼法的规定, 法院绝对不能接受。我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九条规定:“公安机关审结的案件, 应当保证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案卷充足的, 检察院应当写出起诉意见书, 连同案卷、证据一并移送同级人民检察院审查决定。”首先, 案卷中没有关于起诉的书面意见。未出具起诉意见书的, 检察院是否应当进行法律监督?第二, 既然事实清楚, 证据确凿, 为什么还要继续调查取证?反过来是不是只是证明你的事实不清, 证据不足?在起诉阶段, 甚至法庭审判阶段, 调查仍在进行中。如果法院能够接受这种证据, 公安机关能否在开庭后继续收集证据?第六, 最重要的是,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法发2010)第20号文:“其他刑事案件, 参照《关于办理死刑案件审查判断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Evidence下一个死刑案件的规定)”。 《死刑案件证据规定》第十五条规定:“有下列情形的证人, 人民法院应当通知证人出庭作证;被通知不出庭作证的证人书面证言的不能通过质证确认的, 不能作为定案的依据: (一)人民检察院、被告人及其辩护人的证人证言。对定罪量刑产生重大影响”;庭审前, 辩护人对证人的证言提出异议, 请求法院通知证人出庭。 7、公安机关有明显的招供行为, 如2011 年 3 月 24 日, 饰演桂学武和李俊的孟玲询问笔录第2页, 没有出处, 直接问:你听李庄怂恿许立军说投资是贷款吗?正常的话应该问, 李庄和徐立军说的话你听到了吗?同页:调查人员询问李庄是否指使徐立军将投资资金描述为贷款, 他是如何教他的?这种诱导非常明确。本案如果依法排除未出庭的主要证人徐立军、苏文龙, 则没有其他有力证据。据证人王辽:李庄与许丽君交谈, 许丽君提到了她在金堂城的投资, 李庄告诉许丽君什么是贷款, 什么是投资。我对具体内容说不。
       出来。然后, 李庄对徐立军说了一句, 意思是让徐立军把这笔钱描述为贷款。从这个证词来看, 李庄其实是在分析徐力军投资的法律性质, 这与徐汇法院的判决, 与金堂城的律师一致, 也与徐力军在录音中所说的一致。如果这是真的, 那么这样的法律分析是完全合法的。上述证据充分表明, 徐立军(王德伟饰)投资金堂城的钱的性质, 绝对不是单纯的投资钱。从各种证据来看, 转债是一种债权。贷款或类似于贷款的债权。许立军出庭作证符合事实, 无论李庄说什么, 都不构成妨害作证罪。审判长和各位法官:你们都坐在法庭上, 穿着国徽和长袍, 手里拿着法律槌子行使法律赋予的权力, 不需要法律授权。没有诉讼法的授权, 今天的审判是不可能的。作为法律从业人员, 辩护人、法官、公诉人应当尊重法律程序, 就像珍惜自己的职业声誉一样, 审慎判断自己是否依照诉讼法具有管辖权, 调查取证的时间和地点是否符合规定。刑事诉讼法, 是否超过时限。综合证据是否确凿事实, 证据确凿, 只有这样, 步步为营, 环环相扣, 逻辑严谨, 得出的结论才能赢得大家的尊重, 这也是法治的精髓所在。反其道而行之, 得到一个只会带来羞辱的判断。今天的开庭如此抢眼, 倒不是因为被告人是李庄, 李庄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而是性格倔强。本案之所以引起关注, 是因为李庄是一名执业律师。这个职业是为了保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
       律师不是国家专政机器的对立面, 而恰恰是为了确保公民在国家机器面前。保护他, 毕竟治安法未必可以, 否则就没有必要制定国家赔偿法了。这些无辜者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被定罪。这是一个双重打击, 就像殴打和拘留正在看病的医生一样。因为, 在受伤的同时, 是任何公民的律师辩护权。今天的李庄案是双双伤, 让人更加同情, 更加担心中国犯罪嫌疑人能否真正得到律师的帮助。为死囚辩护的律师他第一次受制于306条, 就引起了中国人民的关注。今天, 他再次被控以同样的罪名, 在同一个地方受审, 但审讯的内容却是他在上海所做的。光是程序上的不公就已经可以做到了。都说嘉陵之波必有定, 恶必无穷。用尽歌乐竹, 难写罪。之后, 恐怕无论实体如何判刑, 文案如何诬陷, 罪轻重重, 难挡天下, 长口难言。最后, 鹦鹉学舌, 学习检察官的警示教育。对李庄来说, 最大的教训是, 在中国如此险恶的刑事辩护环境下, 他还敢提交几十份无罪证据, 敢向法庭申请证人出庭,

敢挑战当局, 你赢得了死囚朱丽妍和他母亲的尊重, 然后, 在晚上走了很多路之后, 他终于看到了一个鬼魂。这是最需要学习的。可悲的是, 李庄最不可能吸取教训。他只能让其他刑事辩护律师自己吸取教训。委托人的有罪和清白次之, 律师自身的安全才是第一位的。像李庄这么笨, 值得吗?从公诉人所说的李庄案的特殊性, 以及本案的管辖范围和程序中的诸多违法行为来看, 辩护人和李庄早就预料到了本案的结果是有罪的, 他们没想到会发生任何奇迹。面对这一预定结果的判决, 似乎捍卫者无能为力, 然后,

面对历史的审判, 谁也逃不掉。违反法律的人将受到法律的严厉惩罚。天晴, 李庄必有晴天.这句话是送给李庄的, 也是送给所有法律从业者的。正义不在当下, 但我们等待!谢谢!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律师:司维江 2011 年 4 月 20 日 --------------------------------- ---- -------------------------------------------------------[1] 高人回复人民法院关于同一不作为被判处死刑的罪犯宣判后是否应从数罪刑罚的问题(发复〔1993〕3号)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贵院, 甘高发《1992》第39号《关于同一不作为已被定罪的犯罪分子是否以多重犯罪论及多重犯罪处罚的请示》。经研究, 答案如下:人民法院判决宣告生效后, 但尚未执行完毕, 发现被判刑犯有其他未予执行的罪名。宣判前判处刑罚, 不分新发现罪和原罪。被判刑的罪是否属于同一罪, 依照刑法第六十五条的规定, 数罪并罚。但如果一审人民法院宣判后, 被告人提起上诉或者人民检察院抗诉, 判决尚未发生法律效力的, 第二审人民法院在审理中认定原审被告人具有相同的一审判决宣判前的不作为犯罪类型, 尚未作出判决。 , 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依照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三十六条第三项的规定, 裁定撤销原判, 发回第一审人民法院重新审理。刑法规定了数罪并罚。